综合信息

首页 > 综合信息 >

霞浦,波浪簇拥的伟大日出

发布时间:2020-09-14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834.jpg

向两个伟大的时间致敬
——写给“中国观日地标”三沙花竹村
汤养宗

两个伟大的时间,一生中
必须经历:日出与落日
某个时刻,你欣然抬头,深情地又认定
自己就是个幸存的见证者
多么有福,与这轮日出
同处在这个时空中
接着才被一些小脚踩到,感到
万物在渐次进场,以及
什么叫被照亮与自带光芒
另一个场合,群山肃穆,大海苍凉
光芒出现转折
说时间也有告诫
落日轰然坠下,一部书
要合上,余霞成为不彻底的事物
等待第二天,另一个英雄
火红的故事新的篇章
有人赶来圆场,说天地就是用来回旋的
这圣物,秘而不宣又自圆其说
保持着大脾气
万世出没其间,除此均为小道消息

2019-12
 
个人简介
汤养宗,霞浦人,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集《去人间》《制秤者说》《一个人大摆宴席汤养宗集 1984—2015》等七种。曾获得鲁迅文学奖,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人民文学奖,《诗刊》年度诗歌奖等。


故乡的海岸
叶玉琳

我们手拉手
走过水温 28 度的南方
蓝调子的海堤
释放着不同色彩的波浪
一会儿是金,一会儿是银
更多时间的白被流水擦去
留下蓝色信号灯和系缆的舢板
在夜光中独自回味
 
你在我常用的词汇中找到红嘴鸥
一些发光的翎羽
我在你布满海苔的身上寻找红树林
它平息过大海的雷暴
有时我们静止下来
固定在扇贝密不透风的笑里
仰头看满天的星光像丝缎层层
 
黎明前,记忆中颤栗的船只
被海风调皮召回
巨大的海涌起被拥抱的快乐
“哦,宝贝,我的宝贝”
你的眼神常常这样柔声叫唤
海螺是可以听到爱的涛声的——
“我已经不能没有你”
海天万里,海浪引导着
人们向它的纵深处
年轻的心在奔腾
帆影雀跃如竖琴
那巨大的扇形的礁岩
要阻隔交相重叠的海水也是徒劳
 
是的,喧闹也好,静寂也好
这一生,这一条金色的海岸
注定要和你一起走
海已经没有了退路
就像宇宙没有了尽头

个人简介
叶玉琳,霞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宁德市文联主席。一级文学创作。参加过《诗刊》社第11届青春诗会。


留云寺或沧海心
谢宜兴

你张开臂膀仿佛大海就在怀里
可拢起胳膊却只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眼见日光下的海面铺满炫目的金币
可到了月夜全化作涌动的银鳞
 
你回头身后是如云的相思树
可在林间却采不到一颗寄远的相思子
思想起有一架古琴已蒙尘经年
可走向琴台却发现弦已断高山不再流水
 
你以为在梦中能留住那朵飘逝的背影
可梦醒时却只见头上沉沉巨瓦一片
想不到曾经汹涌的心竟成一座寺院
纵心底一树鸟鸣却冷对千帆过尽

个人简介
谢宜兴,1965年10月生于福建霞浦,系中国作协会员,福建省作协主席团委员。著有诗集《留在村庄的名字》《梦游》《向内的疼痛》等。十多次获省级文学奖,多次获文学杂志征文奖、年度奖等。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843.jpg

春天的西洋岛
刘伟雄

波平如镜微澜舐岸
青青的草色与烟波
葱葱的山光与春晖
把孤岛点缀如盎然梦乡

拉帆的手掌舵的手
织网的手晒鱼的手
都在表演春天的舞蹈

那些从陆地飞来的鸟
那些从海洋洄游的鱼
他们交流在礁盘草丛之中
银羽草延伸了浪的欢欣
水仙花开出了海的柔曼
每一扇渔家的窗台
飘动着诱人的鱼香

流行的衣裳和银饰
古朴的炊烟和夕阳
流苏一样的渔港灯火
是止不住的春天呓语
是闪不停的鱼汛风标

大陆之外春天的西洋岛
春光在无限地汇聚
欢乐在劳动中永恒

个人简介
刘伟雄,1964年出生,霞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宁德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苍茫时分》《平原上的树》《呼吸》(合集),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临江仙
空林子

天地合于浩渺,波涛涌入黄昏。凝眸未必见星辰。沙滩风不断,踏尽总无痕。
已惯长居闹市,也难小住荒村。梦中佳境眼前人,故乡非所恋,所恋只青春。

2017.5.9霞浦

个人简介
空林子,本名林燕兰,福建霞浦人,斋号黯香斋。结集出版过《失衡的天象》《黯香斋心韵》《空林子自选集》《空山凝云》《庞中华书空林子诗词》等诗词著作。
 

一年三度盛开的黄花
郭友钊

(霞浦是“大黄鱼之乡”,官井洋是霞浦的“养鱼池”。历史上,每年5月至6月份,大黄鱼便从外海洄游内湾的官井洋产卵,形成初期、盛期、末期渔汛,黄花绽放三季。)

花开,不仅因为春暖。海岸上的花,山花千容。
水拍岸的花,水花只有一朵。
何人记起,海面下曾有过云蒸一般的大黄花?

一条黄鱼,只是黄花的一瓣。钻进鱼群,一起盛开,
只为取暖,只为产卵。北风起,黄土寒,蓝水亦寒。
黄巢的菊花绽放,谁家的黄花万顷怒放了?
从南海,经东海再到黄海。从菊花飞落的近岸,
再到浪花翻白的深海。初冬洄游,以坐火车的方式,
回老家过年。然后散落,躺在深渊下的海床,再酝酿来年的梦幻。

一声春雷,惊醒孤寂的每一花瓣。一尾鱼追随一群鱼,
直到千古不变的产床。南风兴,海风暖,山风亦暖。
范成大的楝子花站上枝头,谁家的黄花靠岸了?
从南海,经东海再到黄海。从楝子花飘香的海岛,
再到渔姑浣纱的河口。春末旅行,以乘飞机的速度,
呱呱地歌唱。精卵相碰,五十小时孵仔,再造又一代的希望。

一夏繁盛,三十代同堂,索饵育肥。年轻的鱼侣,
也怀想它们的婚房。南北风交替,山花结果,水花凝露。
高适的桂花与松子满地,谁家的黄花又悄然转场?
自黄海,经东海再到南海。每一处客居的海域,
每一处婚床。三秋桂子,万里海疆,处处黄花。
一年又有年轻的一代成长,族群常青不败。

水下簇簇黄花,老人记得它们是鱼汛,
它们属于渔民欢笑的冬汛、春汛与秋汛。
因为冬寒,还因为传宗接代,大黄鱼一年三度盛开黄花。

个人简介
郭友钊,福建霞浦人。现为自然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地质学会、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出版科学诗集等文学专著20部。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848.jpg

杯  溪
杜星

我看见金榜中魁的书生抱着春风归来
我看见竹排上的新娘艳过夹岸桃花
我看见炊烟如林袅袅溶入晚霞
我看见月光竹影村庄沉入梦乡
我看见灿烂的田野醉了镰刀酒杯
我看见水边的女子浣出一天红云
我看见遍野芦花拥藏母亲白发
我看见点点野菊洒落妺妹心事
我看见白鹭贴水飞翔叫醒片片梨花
我看见云雀栖聚枝头倾听青山对歌
我就这样穿过座座古宅走过村巷农屋
一路梦幻  宛如潺潺溪水里一尾草鱼
我不会埋怨人影稀疏田园寂寞
离家的人呐脉管里流着一条清溪

个人简介
杜星,1955年出生,福建霞浦人。著有《杜星诗歌自选集》。作品散见《诗刊》《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福建文学》等刊物。曾获《诗刊》第二届全国乡土诗二等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十余项。


最初的沉浸
——杨家溪之游
王世平

时隔多年
我又回到最初的沉浸之中
濯洗脚踝上的斑斑血迹
故作多情的尘土弃如敝履

没有一个人学会
如此无微不至的亲吻
一个旷世的鳏夫
拨动了他所梦寐的琴弦
一曲高山流水空穴来风

捎来的面具成了多余的行囊头颅
仿佛丧失了思维
于温柔中寻求本能的健康
脱胎换骨的陌生感
使我只剩下赤裸裸的身份

无数世纪在两岸一晃而逝
逸出时间的水破涕为笑
以一种亘古不变的贞洁
在此后的每一个长夜
把我拥上她的河床

个人简介
王世平,1958年生,福建霞浦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歌月刊报》《福建文学》等。


北岐看海
探花

“有了风,大海就有了涌动的渴望”
但此刻,海面风平浪静
 
那些风只在你脸上轻描淡写
这是落潮时分,一些网被晾晒
 
心事是陈年的,突然重见阳光
滩涂的影子变得慌乱,网眼睁开
 
看见了许多秘密,还有倒退的时光和脚步
回到你手中的野花和童真
 
“是那些雾霭让往事迷失吗”
风渐起,飞絮飘
我们一起听风,品风言,风语,万种风情
 
此前,我早就说过
我会带你去北岐看海
那里山坡陡峭,大海辽阔

个人简介
探花,本名夏东海,诗人,摄影艺术家,福建霞浦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文作品发表于《南方周末》和国内外专业文学报刊,并有作品入选多种诗歌年度选本。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853.jpg

乌  歧
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放这个村庄
我的体内盘错着一条河流
掩埋是她不可避免的命运
 
这个黑匣子一样的村庄
在我还未转身时
就走到了她的晚年
她病痛的喘息让星星垂下睫毛
令我的心颤抖
 
而她曾经
哺育过多少快乐的少年时光
山民荷锄走在细窄的田埂上
远处高亢的唢呐声里
迎来一顶又一顶花轿
 
这个黑匣子一样的村庄
千年之后或许有几个路人
扒开松软的时光
但有谁认得她草木的骨灰
她少女的红盖头和从前的悲伤
他们多半不会怀念
而是继续奔赴泥沙之下的前程

个人简介
友来,出生于霞浦县牙城镇,九十年代末开始在刊物上发表诗歌,曾参加《诗刊》社第17届青春诗会。


夜宿高罗
俞昌雄

海醒着,水波荡漾在夜里
远处的灯塔因它而漂浮
渺小的村落在蠕动,那是高罗
偶有蝙蝠飞过,某扇窗子里的人
恰好忆起深渊里嘶鸣的金鲳
海是前世的海,陈旧
空茫,黑漆漆一片多像
村落里的人在梦中呼喊过的
海神,我躺在它的身边
肉体的重量正在减轻
夜晚拿走了它该拿的那一部分
孤独的树,废弃的船桨以及
缠绕中的渔网的反光
这是高罗,村落里的人把梦
装进透明的贝壳,要它
长鳃,在黑暗的弦上舞蹈
我几乎看见了这一切
凝结成块状的,软软的一堆
谁也动弹不得,可是
村落里的人早已习惯海的声音
那巨大的肺叶,顺从于夜的传说
如果站在峭壁的高处看
大海的黑反而小于门前的
雨靴,窗棂下从未挪位的浮标
它们的主人,鱼群般
潜伏于更深的黑暗当中
带着水气,将与蝙蝠互换晨曦
在一切变得更为宁静之前
在海的猜想中,在高罗
村落里的人都和我一样
把身体摊得平平的
如那等待翻卷的波浪,涌动
起伏,在夜晚的雪线之上

2019.2.9

个人简介
俞昌雄,1972年生,福建霞浦人,作品散见于《诗刊》《十月》《新华文摘》《人民文学》等,入选《70后诗选》《中国年度诗歌》等百余种选集,曾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


海螺里有多少惊涛骇浪翻滚不息
张幸福

把一粒黑暗转过来
是光明和光明下
灿烂的笑容

把一粒水滴转过来
是雨露和雨露下
生长的鱼群与庄稼

把一粒沙转过来
是爱情和爱情里
温暖的思念与疼痛

把曲折的海岸线烙进海螺的花纹里
把永恒的时间写进海螺的沧桑里

作为整个大海的回声
海螺里有多少惊涛骇浪翻滚不息

当你轻轻吹动海螺
灵和肉会歌唱
那是一整片一整片大海的鸣咽与哭泣

个人简介
张幸福(1973—2020),福建霞浦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阳光青春》《隐约看见大海的颤动》。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歌报月刊》《诗选刊》等。曾参加《诗刊》社第27届青春诗会。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858.jpg

站在目海尖山顶,想着海
谢应华

从前有座山
走着走着就停在了这里
山顶岩石零乱
上面坐着天空
藏着相邻三县的寂静

她说:只要你愿意睁开双眼
目尖就会看到自己的深海
有时候,这座山云雾弥漫
仿佛爬升着霞浦所有的波涛

站在目海尖山顶,我想着大海
波澜壮阔的海,那是太平洋
天上全部的云朵
正向大海深处飘去,我能听见
它发出一阵阵惊涛裂岸的声响
持久回荡在纯净天空下

我离开了
它还在那里
大海的浪花翻滚在它的内部
你一朵也带不走

个人简介
谢应华,福建省作协会员,宁德市作协理事,县文联副主席,作品散见《诗歌报月刊》《星星》诗刊《散文诗》《黄河文学》《福建文学》等。


祖国的霞浦
韦廷信

祖国的霞浦是一抹晚霞
是留在渔民脸上的夕阳,是无限好
是葛洪山中升起来的一口仙气
这口仙气养活了一群精灵
大黄鱼,石斑鱼,龙头鱼,弹涂鱼
是他们让大海更加热闹
让大地充满生机
你看,他们让海浪弓着腰
在海上出色地完成一次又一次的跳马
向前跳跃,一跃千里
当他们嬉闹累了,又像一个归来的游子
从高速口下来,进入山河路
两排印着福字的灯笼在晚风中咬着耳朵
传递这回家的消息
我们被夹道欢迎,不论是官宦人家还是寻常百姓
只要在心里轻轻地叫唤一声:祖国的霞浦
好像就有一种力量让你清晰地感受到
你与这座城市正一起被谁疼爱着

个人简介
韦廷信,1990年生,霞浦人,诗歌刊发于《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等。入选《诗刊》社第36届青春诗会。


孤  岛
苏盛蔚

我的孤岛有鱼
没有美人
我的性别是迷雾,有时哭
也很委屈
人们说的事业是墙,只有壁虎的尾巴
是现实的触角
没有口袋被赏赐分币
口中的糖嚼着别人的甜
酸着年少的楚
明明是绝境,天空是密封的玻璃
我飞出了孤岛
停在刀尖上,一抹番茄酱
异味的酸
割裂的疼是水泥裂开了缝
墙依旧是墙
我靠着
孤岛是孤岛

个人简介
苏盛蔚,笔名“暮然”,海岸诗社创始人之一,现任社长。80后霞浦乡村诗人,作品刊于《福建文学》《福建日报》等刊物。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904.jpg

龙  井
郑兴德

星期天下午,时间确凿
并且有多人指认我案底在身
湿漉漉的,投石试探深浅
洗一把脸,一股泉水乘机滑入喉管
采一朵红磨菇,放在路边的石头上
然后说:有毒,下手须谨慎

一条白练藏在暗的山谷间
不见织女的身影,轰隆隆的
不见龙的出没,但薄阴,水雾弥漫
坐下来,想想事实的几种可能
想想如何从蓝的水里全身而退

想与不想,她都在那儿
春风几缕,流水几重,鸟鸣几声
还有白发若干,茅根若干
煎熬一个时辰,每日三次,口服心服

个人简介
 郑兴德,霞浦人。作品散见于《宁德文艺》《闽东日报》等。


塔岗道上
张孝明

我只是偶尔来到山中
大多数时候,我要忙着搬运粮食
有时,陷于困境和悲伤
 
满山的虫鸣像是欢迎我回家
清凉的黑夜围绕着我
而这些,并不能使我留恋不返
 
我终究属于向光的生物
我回身走向昏黄的人间烟火
共青路的玉兰花散发着芬香
 
无尽的黑暗也无法将我吞没
我还是爱着奔波劳碌的生活
我还是爱着赐我苦楚的人间

个人简介
张孝明,1974年生,霞浦西洋岛人,小学教师。诗作见《诗刊》《中国诗歌网》等。


沙江村之夜
李艳芳

阿婆走水经过的石板路,青苔绿得无声。一些木板
曾经漂泊于波涛

沿石阶登岸。黄昏不曾相约,已经先于我们
栖落在芭蕉叶上

版画风格的沙江村
月亮升起来了。一颗明亮的乡愁——

给灰瓦屋顶覆上一层清辉。灰瓦上的砖头,形如卦阵
守护古厝院子

潮水拍岸。涛声入耳
故居忙于清理院中的香樟、三角梅、山茶、小叶榕——

——街巷幽深
仿佛旧人回家,在村口卸下渔网和风声

个人简介
李艳芳,作品见于《星星》《诗潮》《草原》《散文诗》等刊物。

微信图片_20200904221909.jpg

永远的村落
郑惠芳

干净的气流
宣泄着春天的盛大宴会
任光线一千里一千里地抚摸
苍茫的群山
枯黄的草
柔软的水流
以及世上最好闻的味道
贪婪地坐在新叶上
以闪电的速度扺达粉红的心脏
从容不迫地享受晶莹剔透的身段
在各个出口中传授永久的清香

日头一拨又一拨地出嫁了
月亮和星星为醒来的事物奔波着
身影拧在村庄烟火的日子里
放飞的瓦砾站在溪流之上
一缕一缕地涂满天空
撑到心肠最辽阔的状态
随意安然无恙地生活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葳蕤和枯萎
不管是花事稀少的冬天
还是争春的许多事物

起伏的心跳
荡漾着一场雨后初晴的光芒
圣洁与柔美
包围时光
别无选择 
内心奔涌的美感席卷而来
在寂静的午后
在每寸肌体里
再度苏醒、重生
深情地吸吮着

个人简介
郑惠芳,霞浦人。作品散见于《闽东日报》《宁德文艺》等文学刊物。


家园随想
李文杰

(一)水草
我来了,我的孪生兄弟
我选择了一个这样美丽的黄昏
沿着绵延400公里的海路一路寻迹而来
不仅仅是为了来看你。

飞鱼以及红树林和搁浅的小船
野性或是恬淡和那彩色的光
你这个逐水而居的精灵呵
在母亲的子宫里
比我更理解丰润和激情的另一种含义。

(二)村庄
我的村庄依海而建。
沿着海的声音可以找到依次消失了的
童年少年还有漫漫光阴的
变迁。
 
黄昏有光一束。
老去的船的残骸就在沙滩的一角
一只水鸟伫立船头 
倾听。

(三)龙首山月夜
策马上山。不见尘土飞扬
我根深蒂固的词汇扑面而来
白色月光就是小李的飞刀
撕裂夜风的身体穿透我的心脏
凭栏处
只剩灯火斑斓的家园

(四)虎头门
虎头门
这个曾经让我梦了无数次的地方
现在我每天都要来回四趟
甚至更多。透过温暖的阳光
两棵分分合合的古榕
生机盎然。

个人简介
李文杰,霞浦人,作品散见于《闽东日报》《宁德文艺》等刊物。


油菜花里的打鱼船
张皓亮

大海最大的魅力是被油菜花玲珑了
每一艘开过视野的渔船
都像一头扎进油菜花海的蜜蜂
似诗句空白的转折
层层递进在风与浪的搏击中
油价补贴是一帆风顺的动力

神秘不作为黑色的猎奇
每次出海都要在胸膛撕出闪电
在怒涛与旋涡前抒情撒网
每一对网眼都是平安的祈祷
匍匐在海燕的翅膀上
飞过富饶的西洋岛

油菜花的季节,是渔船
流蜜的金黄和银白
自由在平和的天空与大海
成为复活的岁月
一道永恒的风景

个人简介
张皓亮,福建省霞浦县西洋岛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有诗集《谁在敲我的心门》《再塑一双翅膀》。